读书可以知性

作者:郑绍辉 日期:2017/10/7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562 

理学大师朱熹一生探求格物致知的道理,一次游安徽黄山见峭壁之上的迎客松突破万千艰险旁逸横出,顿悟出“万物各得其所”,非人力可及。营营众生无不是从牙牙学语到油尽灯枯,都在探索人生是什么,为了什么。明朝的心学大师王阳明告诉我们人要学会“致良知”“知行合一”,即对万事万物要常怀同情心、羞耻心、知足心,对正义之事当仁不让,邪念之心不可起,表里如一,言行一致,方能明心见性,一切行动听从内心的呼唤。

读中华上下五千年,二十四史道尽人间多少事,历史的轴心都趋向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春秋战国礼崩乐坏,弱肉强食,兄妹乱伦,父子相残,孔子著《春秋》以为后世之鉴,关公夜读《春秋》而明忠君大义。始皇焚书坑儒,以绝天下读书人之口,严刑峻法以图万世基业,二世二十载亡其国,后来者无不以儒家思想安邦治国,虽有草原骑射骁勇之族入主中原,无不融合到中华文化之中。匈奴自春秋至西汉末年,纵横北方草原八百年之久,骁勇善战无人能及,终不敌“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爱国大义,虽入西欧灭罗马帝国,但子弑父,父亡子娶其母,此等无羞耻之心、人伦之德,与群兽无异,无诗书礼仪之教化岂能长存。

苏轼,儒释道之集大成者,贬岭南有“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洒脱,入海南而作“生不闻诗书,岂知有孔颜。”自此琼州、潮州、儋州不毛之地文化为之一新,身处天涯海角内心却旷达洒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轼二十岁中进士,为官四十载,处江湖之远达三十年,深知儒家入世之道,积极建功立业,失意时不怨天不尤人。也钟情于释道寄情山水、回归自然,不执着,懂放手。苏轼一生虽坎坷多难,但其心性不改,身处岭南瘴气毒蛇之地不因之所惧,处天涯海角也不觉庙堂之远,可谓天人合一,知其本性,达到身心随万物而动。

二千五百多年的封建社会,秦以法治国,用刚性约束来制服众人,却激起全国的反对,统治不过二十年。汉初及后朝建国之初多采用黄老之术,让百姓休养生息、宽徭薄赋,其后皆以儒家中庸之道教化万民,虽有外来强权企图逞凶一方,反而激起华夏儿女群情激奋,抛家舍业,誓与民族共存亡。岳飞《满江红》无数次激励着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斗志,聂耳《义勇军进行曲》在民族危亡之时,响彻中华大地的苍穹。读书能明理知性,听从内心的呼唤,柔弱的拳头也能发出铿锵之声。

读书让你明宇宙之大,历史轮回之理,国家兴衰之由,万物存在之妙。失不为之所悲,得不因之所喜,身处闹市也能享清静,处荒僻山野也不觉寂寥,随性而为不逾规矩,泰然而处之。正如陶渊明所言:“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知足乐哉。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