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丕法笑了

作者:郭秀玲 日期:2017/10/9 来源:楚雄日报 点击:385 

双柏县鄂嘉镇红山村委会水沟头村的徐丕法是我联系的两家贫困户之一。

徐丕发,儿子徐正红才十个月大的时候,徐丕法就丧妻了,一直没有再娶。三年后,他搬回了自己的老家老杨箐村,属红山村委会。多年来,他只身一人含辛茹苦抚养儿子,砸锅卖铁供儿子上学,如今儿子已是十六岁的少年,在县城一中读高中。

徐丕法的两处家我都去过,水沟头的一间老屋早已人去房空,破墙烂壁,小屋没了门和上半个墙,几乎只可以算为是剩余一个屋框架了,杂草比人还高许多。老杨箐的家也只有一间屋,总的一道门进去,门外大白天,小屋内却需开灯。屋内没有一样家具,土地板坑坑洼洼。屋子用木板壁隔开成两截,进门的“一间”算是堂屋,左手边被隔开的“一间”算是卧室。小小木梯子可上二楼,屋顶有个洞,可以看到蓝天白云。最不可思议的是卧室里只有一个床,说是儿子放假回家和他共枕的唯一的床。小卧室内没有灯泡,与堂屋共用一个灯泡,用光时,从木隔板的小窗洞把灯头拉过去。我问他为什么搬回来了?他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茅草窝,多余的一句话也没有了,我知道他无言相告,便不再追问。从这位亲戚家出来,门外的小草坪上有个架,不长的棍子担在两个木叉上,应该是晒衣服时用的。那是第一次去徐丕法的家,从亲戚家出来,我感觉,回程的路好长。

人有志气就不怕。记得第一次去走访的时候,得知徐丕法养了1头牛,有1.2亩水田,1亩地,全年仅靠卖核桃收入700多元,卖包谷收入1000多元,卖得的钱用来供孩子上学(当时孩子还念初三)和买大米油盐家用,日子过得很拮据。鉴于他家的实际情况,我建议他农闲时节,不要老是守在家里,要走出家门打打工,他说:“等我想想。”

这次去,我没有提前告诉他我要去他家,他得知我今天要去,徒步从打工的村子,花费一个半小时走了好几公里山路赶回。一进家门,只见好多蜘蛛网,两条小板凳铺满尘灰,他边给板凳擦灰边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妹子,家里的牛都被我卖了,供娃娃读高中,家里地少,我在村里第一家就种完了。我出去跑村子打农工一久了,人家需要做什么活计就做什么,做完一家就付给我一家的钱,不用担心拖欠我的劳苦钱。根据所做的活计,每天最多能苦100元,最少也有80元。回来前,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帮一家人背粪到地里呢!对了,妹子,听说政府及各级部门关心,不久就要帮我们贫困户盖新房子了,我一定要积极地盖,当年就为盖现在这间房子,媳妇和我吵架服毒死了,让我后悔到如今,我这辈人穷怕了!”说着眼含泪花,却又感觉到他对未来信心满满。看来,他是真的听我第一次去他家时给他的建议了,不去打工,哪来的收入?他说他想种至少4亩当归啊、黄精啊之类的中草药,养10头黄牛。我还是建议他趁年纪不大,就继续打工吧,毕竟养牛和种中草药都垫资大,周转也慢。他说:“好,听你的,建完新房,住进新房,我要继续打工挣钱。”

在雨中走访,在雨中前行,我忘记了泥滑路烂,忘记了饥饿和寒凉。

走访回来后,我给徐亲戚打了好几次电话,每次听到的都是他报给我的不同的欣喜。我的扶贫对象多么纯朴而知足哪!

“妹子,干部们为我家在大白岭岗那里量得地宗了,每人25平方米,我和儿子一共有50平方米的面积,现在各级关心,我先盖一层,等以后苦得钱了,想再加层上去!”

“妹子,我这久没有出去打工了,我用前两个多月挣来的七八千元,在家开始请工整建房的石脚了!”

“妹子,我家儿子在你和以前的驻村队员李光平的多方联系关心下,领到你们帮他从外省联系到的助学金后,他学习更加勤奋了,这次考试学习成绩还不错呢!”

“妹子,我家的新房预计最迟十月底要建盖结束了,到我搬新房你一定来家里坐坐。”

“妹子,我家去年种的龙胆草,预计十月份能卖一部分了,估计能卖2000元多一点了。”

6月份以来,我每次打电话给徐亲戚,感觉他完完全全像变了一个人,不像以前一样没有话说,说话也不像以前一样口吃了。我都只需在电话这端听着他说,为他说给我的喜悦而同样地喜悦着。每当这时,我就是一个纯粹的听众,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抽个时间帮徐亲戚家细细算了四笔账。

一笔是教育脱贫账。儿子还在鄂嘉读初中的时候,徐丕法就愁了愁,生怕因为不能供孩子继续上学而背上罪名。如今,儿子如愿以偿圆了高中梦,靠的是政府、社会爱心人士的支持以及扶贫挂点单位县文联同志的关心,特别是社会爱心人士河北王先生(先生本人不愿公开姓名)每年4000元的捐资助学。王先生答应过只要孩子好好学习,读到哪资助到哪!

一笔是务工收入账。徐丕法文化不高,但人老实、勤快,做完自家活到邻村打农工,每月不少于2000元工钱,前久已干了3个月,收入近7000元。

一笔是小产业脱贫账。去年种的龙胆草,预计今年十月份能卖一部分,估计能卖2000元左右。

一笔是政策兜底脱贫账。享受到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全年3840元;享受了生态补偿金403.92元;参加了“新农合”、“ 新农保”。

最近一次通话,我在电话里对徐亲戚说:“大哥,等房子建盖起来后,条件好些了,有机会抓紧找个媳妇,成个家,小日子会渐渐好起来的。这样,也让你当年那才十个月大还没喊过妈就没妈的孩子,回到家可以热乎乎地喊声妈。”

徐丕法在电话那头笑了,是向往幸福的笑。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