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柏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双柏县种养循环发展规划(2018—2020)》的通知

日期:2018/7/5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728 

  • 索 引 号:000000252/2018-00156
  • 主题分类:
  • 发文机关:双柏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 成文日期:
  • 标  题:双柏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双柏县种养循环发展规划(2018—2020)》的通知
  • 发文字号:双政办发〔2018〕41号
  • 发布日期:
  • 主 题 词:

 
各乡镇人民政府、县级各部门:

现将《双柏县种养循环发展规划(2018—2020)》印发给你们,请认真贯彻执行。

 

2018年6月23日

 

双柏县种养循环发展规划(2018—2020)

为进一步做好生态环境保护和种养业协调发展,加快推进种养业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促进高原特色农业绿色可持续发展,根据《循环促进法》《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2020年)》《全国农业可持续发展规划(2015—2030年)》《双柏县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和《双柏县山地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结合当前种植业和养殖业发展实际,制定本规划。

一、充分认识发展种养循环农业重要性和紧迫性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我省高原特色农业和种养循环经济发展工作。《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要求“树立节约集约循环利用的资源观,加大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力度,推进种养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无害化处理”。2015年中央1号文件明确指出“开展秸秆、畜禽粪便资源化利用和农田残膜回收区域性示范,加大对生猪、奶牛、肉牛、肉羊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小区)建设支持力度”。2016年中央1号文件要求“启动实施种养结合循环农业示范工程”。2017年中央1号文件要求“推行绿色生产方式,增强农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大力推行高效生态循环的种养模式,加快畜禽粪便集中处理,推动规模化大型沼气健康发展。以县为单位推进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试点,探索建立可持续运营管理机制。鼓励各地加大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支持力度,健全秸秆多元化利用补贴机制”。2018年中央1号文件要求“推进乡村绿色发展,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发展新格局,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开展农业绿色发展行动,实现投入品减量化、生产清洁化、废弃物资源化、产业模式生态化。推进有机肥替代化肥、畜禽粪污处理、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废弃农膜回收、病虫害绿色防控”。国务院发布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要求“自2016年起,新建、改建、扩建规模化畜禽养殖场(小区)要实施雨污分流、粪便污水资源化利用”。《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明确“防治畜禽养殖污染,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的综合利用和无害化处理”。《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指出“加强畜禽粪便综合利用,在部分生猪大县开展种养业有机结合、循环发展试点”。《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2020年)》明确要“实施种养结合循环农业工程”。《全国农业可持续发展规划(2015—2030年)》也要求“优化调整种养业结构,促进种养循环、农牧结合、农林结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讲话中指出“要坚持政府支持、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方针,以沼气和生物天然气为主要处理方向,以就地就近用于农村能源和农用有机肥为主要使用方向,力争在‘十三五’时期,基本解决大规模畜禽养殖场粪污处理和资源化问题”。种养结合是种植业和养殖业紧密衔接的生态农业模式,是将畜禽养殖产生的粪污作为种植业的肥源,种植业为养殖业提供饲草饲料,并消纳养殖业废弃物,使物质和能量在动植物之间进行转换的循环式农业。加快推动种养结合循环农业发展,是提高高原生态农业资源利用效率、保护生态环境、促进农业绿色发展的重要举措。

(一)种养循环农业建设是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需要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着眼全局,始终把“三农”工作作为全党和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出台了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粮食生产实现稳定增收、农民收入大幅度增加,农业农村经济取得了巨大成绩,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但是,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农业发展的内外部环境正发生深刻变化,生态环境和资源条件“紧箍咒”越来越紧,农业农村环境治理的要求也越来越迫切。面对新形势,需要加快转变种养业发展方式,由过去主要依靠拼资源拼消耗转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可持续发展道路上来。发展种养循环农业,以资源环境承载力为基准,进一步优化种植业、养殖业结构,开展规模化种养加一体建设,逐步搭建种养业内部循环链条,促进生态资源环境的合理开发与有效保护,不断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和劳动生产率,是既保粮食满仓又保绿水青山,促进种养业绿色发展的有效途径。

(二)种养循环农业建设是促进种养循环经济发展的需要

种养业废弃物也是物质和能量的载体,可作为肥料、饲料、燃料,也可是工业化利用的重要原料。秸秆含有丰富的有机质、纤维素、粗蛋白、粗脂肪和氮、磷、钾、钙、镁、硫等各种营养成分,可广泛应用于饲料、燃料、肥料、造纸、建村等各个领域。1吨干秸秆的养分含量相当于50—60公斤化肥,饲料化利用可以替代0.25吨粮食,能源化利用可以替代0.5吨标准煤。畜禽粪便含有农作物所必需的氮、磷、钾等多种营养成分,施于农田有助于改良土壤结构,提高土壤的有机质含量,提升耕地地力,减少化肥施用。1吨畜禽粪便的养分含量相当于20—30公斤化肥,可生产60—80立方米沼气。我县秸秆和优质牧草年产生量超过50多万吨,畜禽养殖年产生粪便3.75万吨,污水3.02万吨,资源利用潜力巨大。发展种养结合循环农业,按照“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的循环理念,推动农业生产由“资源—产品—废弃物”的线性经济,向“资源—产品—再生资源—产品”的循环经济转变,可有效提升农业资源利用效率,促进农业循环经济发展。

(三)种养循环农业建设是提高农业竞争力的需要

当前,我县农业生产力水平虽然有了很大提高,但农业发展数量与质量、总量与结构、成本与效益、生产与环境等方面的问题比较突出。根据资源承载力和种养业废弃物消纳能力,合理布局养殖场,配套建设饲草饲料基地和粪污处理设施设备,引导农村居民以市场为导向,加快构建粮经饲统筹、种养加一体、农牧渔结合的新型种养业结构,促进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和地理标志农产品稳步发展,进一步提升种养业全产业链附加值,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提高种养业综合竞争力。

(四)种养循环农业建设是治理农业生态环境的需要

随着农业集约化程度的提高和养殖业的快速发展,过量和不合理使用化肥、农药以及畜禽粪便直接排放造成污染的问题越来越凸显。一个年出栏万头猪规模化养殖场年产生固体粪便约2500吨、尿液约5400立方米,可用于生产有机肥料,减少化肥的施用量。优化调整种养比例,改善农业资源利用方式,促进种养业废弃物变废为宝,是减少农业面源污染、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美丽乡村的关键措施。

二、种养循环现状

我县紧紧围绕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核心,抓住“转变发展方式”和“调整产业结构”两个重点,立足县情,发挥优势,择优布局,大力实施农业基础工程建设,着力培植优质粮食、山地牧业、特色蔬菜、茶叶、蚕桑、热带水果、农作物繁种等特色优势产业,努力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有效促进了全县农业增效、农民增收进程。2017年全县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的31:24.6:44.4调整为28.7:26.1:45.2,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

(一)种养殖发展现状

1.生产发展现状。2017年末,全年实现农林牧渔业总产值198483万元,按可比价格计算(下同),比上年增长6.2%,其中:农业产值94153万元,增长4.5%;林业产值25278万元,增长7.2%;畜牧业产值77609万元,增长8.1%;渔业产值1443万元,增长7.3%。2017年,全年农作物总播种面积537968亩,增长2.5%,其中:粮食播种面积310136亩,增长0.5%;经济作物播种面积227832亩,增长5.5%,其中油料20473亩,增长0.4%;烤烟52901亩,下降3.3%;蔬菜104750亩,增长1.8%;药材20425亩,增长74%;其他农作物21791亩,增长11.5%。全县有茶园面积30279亩,生产毛茶564吨,增长1.3%;果园面积32647亩,年内园林水果10044吨,增长29.7%;全县有核桃面积844492亩,板栗面积3322亩,花椒面积68073亩。2017年,年末大牲畜存栏116224头,减少2.3%;生猪存栏334881头,增长1.3%;羊存栏249180只,增长4.7%。全年实现肉类总产量33578吨,增长3.5%,其中:大牲畜出栏31829头,增长2.9%;生猪出栏298276头,增长2.6%;羊出栏99054只,增长3.8%。2017年,全县水产品产量1095吨,增长8.6%。

2.畜禽养殖粪污现状。2017年,全县产生畜禽粪便22.1万吨、污水46.5万吨,与上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全县年出栏生猪500头及以上的生猪规模化养殖场有19个、出栏肉牛20头及以上的规模化养殖场有23个、出栏肉羊50只及以上的规模化养殖场有24个、存栏家禽5000羽及以上的规模化养殖场5个、獭兔及野兔规模养殖场3个,2017年共产生粪便3.75万吨,污水3.02万吨,比上年同期增长4.58%。配套沼气设施的有4座,年生产沼液1.6万吨,建设有机肥厂1个,年生产有机肥3650吨。全县规模化畜禽场区配套建设废弃物处理设施比例52%、规模化养殖粪便污水综合利用率71%。

我县种养循环主要表现:一是推进农作物秸秆循环利用、综合利用水平显著提升。积极建立健全秸秆收储运体系,以秸秆肥料化、饲料化、基料化利用为主,因地制宜开展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推广粉碎还田、腐熟还田、秸秆堆沤等技术,增加农田有机质,提升耕地质量;发展以龙头企业、规模养殖场、经济合作组织为主的农牧综合体,推广秸秆青(微)贮、氨化或生产颗粒饲料等技术,推进以秸秆利用为纽带的种养一体化,结合“粮改饲”试点项目实施,促进秸秆过腹还田、粪便还田利用;通过粮改饲试点工作每年青贮玉米及秸秆1万亩以上,生产青贮玉米利用3万多吨。二是实施畜禽规模养殖,实现养殖废弃物减量化。推进适度规模养殖,鼓励发展农牧结合型生态养殖模式,实施畜禽养殖场改造,推广人畜分离、雨污分流、干湿分离和设施化处理技术,从源头上减少畜禽粪污的产生,便于养殖粪污的后续处理利用。近年来,我县新建畜禽规模养殖场(小区),严格按照规范化要求建设了储粪池、污水池、无害化处理等粪污收集和资源化利用设施设备;目前,新建畜禽养殖场设施配套率达90%左右,确保了畜禽养殖场粪污不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并为有机肥生产、还田、垫料循环利用等资源化利用工作打下了基础;粪便干湿分开和固液分离、污水处理装置、雨污分流设施装备率分别达到40%、30%、30%,通过多年来生猪、肉牛肉羊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建设、规模养殖场粪污综合利用等项目的实施,在提升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的同时也提高了畜禽粪污的无害化处理水平,减少了养殖场对周边环境的影响。三是推广农村沼气建设,畜禽粪便得以有效利用。按照循环经济的理念,把沼气建设与种植业和养殖业发展紧密结合,形成了以户用沼气为纽带的“猪沼果”“猪沼菜”“四位一体”“五配套”等畜禽粪便循环利用模式。

(二)种养循环发展存在问题

双柏县是一个山区农业县,种养循环发展还存在:

1.单项措施多,统筹合力不够。目前,通过不同资金渠道,相继开展了养殖场标准化建设、沼气工程建设、秸秆综合利用等项目,也取得一定建设成效,但由于这些措施缺乏系统设计与合力推进,单项措施多、整体推进少,总体效果并不显著,当前农村畜禽粪污乱堆乱排、秸秆乱烧乱放等问题依然存在。尤其在种养密集区域,种养业废弃物产生集中、量大,当地的环境承载压力更大,加强种养结合发展的需求更为迫切。加之,我县种植、养殖规模偏小,种养结合不够紧密,种养循环链不长不通畅。现有畜禽养殖粪污处理不规范、处理能力弱。   

2.利益链未建立,废弃物利用有效机制缺失。近年来,在国家有关部门和各地政府的积极推动和支持下,种养业废弃物综合利用取得了显著成效。但由于缺乏长效运营机制,种养业废弃物综合利用中产品成本高、商品化水平低、农林牧渔结合不够,配套设施设备及施用管网处于起步时期,设施设备不配套等,农村居民参与积极性不高等问题依旧突出。在秸秆综合利用方面,秸秆收储运体系不健全,秸秆还田离田成本高等问题制约秸秆综合利用的产业化发展。在畜禽粪便处理利用方面,一方面沼气原料缺乏,另一方面沼气工程生产的沼气发电并网难,有机肥推广普及滞后等问题也较为普遍。在畜禽粪便加工方面,畜禽养殖粪污深加工数量少,产品处于低端,使用面窄。

3.种养循环发展引导不力。各级对发展种养循环发展的认识不到位,相关职能部门引导不力,宣传少,普及不到位,致使种养循环发展工作滞后。畜禽粪便一直是我县农业生产的主要有机肥源,但随着养殖业快速发展,大部分规模化养殖场粪便量大且集中,受季节限制、农村劳动力缺乏、运输不便、有机肥补贴缺失等因素制约,许多粪便资源变成了污染源。同时,养殖缺乏配套的饲草料基地,区域内粮经饲结构不合理,不仅增加了养殖成本,而且加大了饲草料有效供给的风险。

4.种养循环发展投入不足。一方面,由于我县经济结构单一,财政收入增长乏力,自给率不足,支农投入有限。另一方面,由于经济实力不强,农民收入水平不高,而自我积累、自我投入开展种养循环发展的能力弱,社会层面多渠道投资的能力更弱,对财政扶持依赖度高。

三、种养循环发展环境

(一)有利条件

1.发展机遇难得。一是良好政策环境。各级高度重视“三农”问题,把“三农”工作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强农惠农政策不断加强,对种养循环发展支持保护体系不断完善,加快种植业养殖业发展步伐的目标和任务越来越清晰,扶持农村加快发展的政策导向越来越明确,推动农业发展的环境越来越优化,农业的战略作用更加突出,加快种养循环发展的动力显著增强,将有力地推动我县农业和农村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国家实施“桥头堡”和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共云南省委、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高原特色农业发展的决定》《关于加快山地牧业跨越发展的意见》和《关于建设民族团结进步、边疆繁荣稳定示范区的意见》(云发〔2012〕9号)等政策,给我县种养循环发展高原特色农业进一步夯实发展基础、增强发展后劲带来难得机遇,是加快发展高原特色农业的重要契机。为双柏主动融入、争取支持实现跨越式发展,带来了更加优惠的政策。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和《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管理办法》《全国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十三五”规划》等法律法规的完善和实施,畜禽养殖及防疫体系建设作为公共卫生体系和社会应急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更加完善,这为关于特色农业健康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二是良好区位优势。国家推进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长江经济带、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等重大区域发展战略,云南从开放末梢变为前沿,双柏地处云南地理中心,区位优势将更加明显,尤其是随着以弥勒—易门—双柏—楚雄高速公路、双(柏)新(平)公路(国道227甘肃省张掖市至云南省孟连县进入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纽带)、彩(云)(嘉)公路为主的交通路网的建成,交通瓶颈进一步破解,省委、省政府推进滇中城市经济圈一体化发展、建设滇中产业新区,州委、州政府实施楚南经济带规划等重大发展战略和项目的实施,为我县主动融入国家和省州发展战略,全面提升双柏县对外开放水平,加强区域合作,拓展发展空间带来了重大战略机遇。三是丰富资源优势。双柏县发展特色农业优势在资源,关键在生态。加快种养循环发展就是要充分利用双柏区位优势明显、气候优势独特、物种资源富足等条件,打造有优势、有影响、有竞争力的绿色战略品牌,增强高原特色农业发展的动力和活力。双柏县森林资源丰富,地处低纬度地带,属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从高山至河谷具寒、温、热三种气候带,主体气候与小区域气候明显,气候资源类型多样,立体气候明显,利于种植各种特色农作物和畜禽养殖、农产品畜产品加工。全县耕地面积24.1万亩、人均水资源高于全省平均水平,为发展高原特色农业提供了比较充裕的耕地和水利条件,也为畜禽养殖提供充足的饲草饲料。双柏县立体气候明显是发展生态畜禽养殖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据统计,全县有各类宜牧天然草山草坡505.84万亩,其中可利用天然草山草坡面积455.25万亩,适宜大力发展常绿草地山地牧业。同时,我县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农业县,饲料粮供应充足,农作物秸秆丰富。据统计,每年生产农作物秸秆饲料有33.4万吨及可供开发利用和各类青绿多汁饲料25万吨;我县每年约有5.5万亩可用于人工牧草种植的冬闲农田地。随着粮食增产措施以及种草养畜技术的推广应用,我县的种养循环发展将跨越式发展。

(二)面临的挑战

双柏县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农业县,农业依然是国民经济发展的薄弱环节,投入不足、基础脆弱的状况并没有改变,粮食增产、肉蛋奶充裕、农民增收的长效机制并没有建立,制约种养循环发展的深层次矛盾并没有消除,高原特色农业和经济社会发展明显滞后的局面并没有根本改观,发展现代农业、推行农业产业化经营、促进农民增收仍然处在艰难的爬坡期和攻坚阶段,保持农业农村发展好势头的任务仍然艰巨。在农业基础设施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弱的情况下,保障“菜篮子”稳定发展的任务更加繁重;在国内外资源性产品价格普遍下行的态势中,保持农产品价格合理水平的难度更加凸显;在全社会高度关注食品质量安全的氛围里,保持农产品质量进一步提升和规避经营风险的要求更加迫切;在当前农民工就业形势严峻的情况下,保持农民收入较快增长的矛盾更加突出。因此,必须增强危机意识,充分估计困难,高瞻远瞩谋划好种养循环发展,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促进双柏县高原特色农业经济快速发展,确保农业农村繁荣稳定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四、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发展目标

(一)指导思想

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围绕种养业发展与资源环境承载力相适应,着力解决乡村环境脏乱差等突出问题,聚焦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等种养业废弃物综合利用,按照“以种带养、以地定畜、以养促种、以加定养、种养平衡、生态循环”的种养结合循环发展理念,落实种养结合、循环利用、综合利用的思路。以保护生态环境、改善环境质量、促进畜牧业可持续发展为目标。以就地消纳、能量循环、综合利用为主线,以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并重为导向,以规模养殖场为重点,以种养结合、加工有机肥、生产农家肥和农村能源为主要利用方向,采取政府支持、企业主体、社会参与、整体推进的运作方式,构建集约化、标准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种养加协调发展生态循环高原特色农业模式,探索典型区域种养业废弃物循环利用的综合性整体解决方案,形成县、乡镇、村上下联动,监管运行结合的长效机制,有效防治农业面源污染,提高种养业资源利用效率,推动种养业发展方式转变,促进高原特色农业可持续发展。

(二)基本原则

1.坚持整村推进原则。以村为基本单元,统筹种养业突出环境问题治理重点,科学确定治理模式,实现区域种养业协调发展和农业生态环境整体改善。重点在种植主产区和养殖重点区域推进种养结合循环农业建设,实施规模化种养加一体化项目、及秸秆资源饲料化、畜禽粪便无害化资源化等种养业废弃物处理工程,试点探索种养业废弃物处理及资源化循环利用技术模式、筹资建设与运营机制等,推进种养结合循环农业发展,有效转变种养业发展方式。

2.坚持机制创新原则。创新市场主体参与建设机制,以市场化运作为主,通过财政补助、竞争立项等方式,支持具有成熟种养结合循环农业发展模式的龙头企业、合作社、家庭农牧场等新型主体投入到种养结合、种养循环发展工程建设;创新种养业废弃物转化产品的利用机制,积极推进标准化分类、规范化转运、专业化处理,研究不同废弃物综合利用及细分产品的市场化开发政策,促进源头治理、环境保护与效益提升的有机结合。

3.坚持循环利用原则。选用生态适用、运行高效、经济可行的种养业废弃物处理措施,提升工程处理能力与技术水平。建设秸秆青(微)贮等综合利用工程,实现秸秆资源饲料化利用。实施畜禽养殖有机肥深加工工程,实现畜禽粪便和种植秸秆资源的能源化、肥料化利用。

4.坚持种养协调原则。根据土地承载能力,以乡镇、村为单元进行种养平衡分析,合理确定种、养殖规模,推进适度规模发展和符合我县生态条件的粮改饲工程建设,弥补畜禽养殖饲料不足,并就近就地消纳畜禽养殖废弃物,推广有机肥还田利用,促进农牧、林牧、牧渔结合循环发展。支持规模化养殖场(户)配套建设畜禽粪污收集、储存、处理设施和设备,搞好畜禽粪污综合利用,在种养功能区因地制宜建设分散收集、集中处理单位,探索畜禽规模养殖粪污的第三方治理与综合利用机制,从种植、养殖、加工三个环节建设现代化种养加一体化循环发展基地。  

(三)规划目标

通过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发酵还田、种养结合利用、有机肥生产、生物质气利用、沼气发电等综合利用模式,建成以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为主要内容的种养循环产业链,形成科学规范、权责清晰、约束有力的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制度,构建种养循环发展机制。全县配套完善畜禽养殖规模化养殖场污染收集、储存等设施和相关设备完善率达70%以上,全县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到75%以上,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配套率达到95%以上,大型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100%以上,全面完成我县畜禽养殖规模养殖场的粪污收集、储存设施和设备,并正常运行;农作物秸秆资源饲料化利用率达到70%以上。探索不同地域、不同体量、不同品种的种养结合循环农业典型模式。

2018年,全县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水平进一步提高,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到73%以上,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90%以上,大型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95%以上;农作物秸秆资源饲料化利用率达60%以上。

2019年,有机肥产品广泛应用于种植业和林果业,沼气等清洁能源产品开发利用取得新成效,全县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到74%以上,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93%以上,大型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100%以上;农作物秸秆资源饲料化利用率达65%以上。

2020年,建立科学规范、权责清晰、约束有力的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制度,全县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到75%以上,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95%以上,大型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100%以上;农作物秸秆资源饲料化利用率达70%以上。

五、规划布局、种养循环模式

(一)规划布局

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坚持统一规划和区域化布局、专业化生产、规模化发展的原则,按照“高海拔地区抓林果,中海拔地区抓粮烟,低海拔地区抓热作”的高原特色农业生产空间发展布局,结合我县立体气候特点,充分考虑农作物、林果立体适应性,根据各地基础条件,在全县构建“两园、三区、四带”种养循环发展高原特色农业。   

1.两园。充分发挥妥甸楚南大通道、双柏县经济文化中心和大庄镇交通枢纽的优势,建设妥甸种养结合产业园和大庄种养结合适度规模标准化种养循环示范园。

2.三区。以大庄、法脿镇、大麦地镇和安龙堡乡为主体,大力发展粮烟、蔬菜、鲜食水果、生态茶桑及热作与肉牛肉羊为主的适度规模养殖,打造东部优质牛羊与粮烟果茶及热作种养循环示范区。以妥甸镇、爱尼山乡和独田乡积极发展以生猪为主,兼顾禽、野猪等特色养殖,打造中部猪禽及特色养殖与粮烟林果为主种养循环示范区。以嘉镇森林覆盖面广、草山资源丰富、群众养殖基础较好和土地零碎、农作物耕作面积大、林果、茶桑面广的实际,大力发展草食畜、禽、蜂林下生态养殖业与粮烟、林果、茶桑等农经种植,打造西部立体生态种养循环示范区。

3.四带。以元(谋)双(柏)新(平)公路(妥甸镇中山社区的三公司—县城—和平村委会大麦地—大麦地镇蚕豆田村委会),建设楚(雄)双(柏)新(平)公路沿线猪禽及特色规模养殖与粮烟林果等种植的种养循环示范带。彩(云)(嘉)公路沿线(大庄镇代么古村委会—大庄—普岩—东西城社区—爱尼山乡旧哨—大沙坝—独田社区—大水田—大湾电站—嘉—阳太—茶叶),建设彩(云)(嘉)生态畜禽规模养殖与粮烟林、热作种养循环示范带。以晋云公路沿线(西起妥甸—法脿—东至法脿镇红栗村委会),建设晋云公路沿线畜禽适度规模与适度规模的高山粮烟林果种养循环示范带。沿江公路(上起大庄镇杞木塘村委会陈万庄—水泥厂—法脿镇红栗—安龙堡乡的他宜龙—说全—青香树—大麦地镇的峨足—普龙—蚕豆田—至爱尼山乡的把租)建设沿江生态肉牛肉羊适度规模与热作、经作种养循环示范带。  

(二)种养循环发展模式

畜禽养殖粪污对土地消纳、土地承载力,要适用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印发《畜禽粪污土地承载力测算技术指南》的通知(农办牧〔2018〕1号)、畜禽养殖污染防治配套设施要适用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印发《畜禽规模养殖场粪污资源化利用设施建设规范(试行)》的通知(农办牧〔2018〕2号)的要求。一般按照:50—75头猪或3—5头牛配套1公顷土地的土地消纳能力,实行以地定畜(其它畜禽品种按照粪污生产量折合成生猪),严格控制区域养殖数量。和按照秸秆(干品)亩产750公斤,每头牛每天秸秆用量20公斤,每头牛年消耗10亩地秸秆作物种植限度(其它草食动物按照食用量折合成牛,秸秆产量以玉米秸秆计算,青贮不计算在秸秆产量之内),严格控制秸秆作物种植面积。

1.牧草—作物—草食畜种养循环模式。在牧草种植的适宜地区,以草食畜养殖单位为基础,建立以养草食畜为主体的牧草、饲料作物与草食畜的种养循环模式,其模式的构成是根据草食畜营养标准配置耕地中种植牧草或饲料作物的数量,而与草食畜配方精料有关的饲料粮,满足草食畜对配方精料的需要,草食畜排出的粪便经过无公害技术处理后,成为有机肥料用于种植饲草、饲料,减少化肥施用量,既可以防止环境和土壤污染、土壤板结,又可保证草食畜产出的优质奶、肉、皮等产品,从而达到生产绿色食品标准的种养循环模式。

  2.粮—菜—猪种养循环模式。在养猪基础条件较好的区域,由规模养殖企业、养殖场牵头,带动农户建立以发展养猪为主体的粮一菜一猪一体化的种养模式。此模式是按照猪的营养标准和要求配置相应耕地种植猪所需要的优质饲料,而饲料的种植不施化肥只施猪排出的粪便经加工处理的有机肥。此模式能够保证猪所用的青贮精料无公害,因此生产的猪肉达到绿色食品标准。

3.稻—菇—鸭、鹅种养循环模式。在水草资源丰富的水稻生产区,以生产绿色产品为目标,采用稻、鱼、鸭共生,生产有机稻、生态鱼,减少水稻生产中农药、化肥的施用量,增加水稻、鱼产量和提高鸭的品质。同时,将稻米副产品、稻草粉碎处理后作为食用菌平菇的营养基原料,而栽菇生产菌菇鲜品副产品菌糠经生物处理后作为鹅的饲料,将养鹅及产生鹅肉、鹅绒及鹅肥肝等产品副产品及鹅粪经过无公害处理后还田种植水稻的模式。

4.农作物秸秆—草食畜—有机肥种养循环模式。在农作物秸秆丰富的地区,结合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推广粮改饲,农作物秸秆青贮、微贮、氨化等技术,养殖草食畜,畜禽粪污加工成有机肥还田利用。

5.畜禽养殖—粪污集中加工粪肥—种植业种养循环模式。在畜禽养殖和种植相对发达、基础设施设备较好的地区,大力推行畜禽规模化养殖、畜禽粪便分片收集、集中处理加工,粪肥还地发展种植业的种养循环生态模式。在粪肥加工中污水,可采取管网直接兑水后灌溉植物,既减少了化肥农药的投入量,防止和延缓了土壤板结,提升了土壤中的有机质和土壤通透性,有利于植物的生长繁衍;又降低了种植成本,尤其是人工成本,有利于增加种植收入,提高种养业效益。

(三)规划项目

1.标准化饲草基地项目。饲草料是畜牧业稳定发展的基础,是畜牧业发展的关键制约因素。通过粮改饲、草山草地提升、人工牧草种植等项目带动实施饲草基地项目,可以促进农业结构调整,减少对粮食型饲料的依靠,丰富“菜篮子”市场,改善人民群众的膳食结构,增加农民收入,保护生态环境。

2.标准化养殖场改造项目。养殖场通过实施改水冲清粪或人工干清粪为漏缝地板下刮粪板清粪或直接发酵处理后清粪、改无限用水为控制用水、改明沟排污为暗道排污,人畜分离、固液分离、雨污分离,配套沼气池、储粪池、堆粪池、无害化处理池和足够消纳的土地“三改三分五配套”改造项目,建造高标准规模养殖场,营造良好的饲养环境,加强动物疫病防控,提高动物生产性能,保障食品安全,减少环境污染,降低养殖废弃物处理成本。本项目扶持开展生猪、肉牛、肉羊、蛋禽等规模化养殖示范建设,重点支持养殖场的三改三分五配套”、粪便无害化处理后生产有机肥,养殖废水经过氧化塘、厌氧塘、沉淀池、消毒池等处理后作为粪肥水灌溉农田地等设施及管网建设和设备购置。

3.标准化屠宰场废弃物循环利用项目。通过实施标准化屠宰场废弃物循环利用项目,改造污水粪污处理设施设备,升级病害猪及其产品无害化处理设施,实现标准化屠宰场污水粪污和屠宰废弃物循环利用、无害化处理,有效防治污水粪污污染环境、屠宰废弃物熬炼新型地沟油、病害肉流入市场等现象发生,切实保障上市肉品质量安全,减少屠宰环节环境污染问题。本项目扶持屠宰企业进行屠宰废弃物循环利用设施设备改造建设,包括污水粪污收集处理系统、屠宰废弃物无害化处理及循环利用设施设备等。

4.畜禽粪便循环利用项目。

(1)沼渣沼液还田项目。通过实施沼渣沼液还田项目,实现种养业废弃物的循环利用,解决养殖区域环境污染问题,促进养殖业可持续发展,改善养殖场和周边农村的生态环境。在农户居住区较近、秸秆资源或畜禽粪便丰富的地区,以自然村、镇为单元,发展以畜禽粪便、秸秆为原料的沼气生产,用作农户生活用能,沼渣沼液还田利用。在远离居住区、有足够农田消纳沼液且沼气发电自用或上网的地区,依托大型养殖场,发展以畜禽粪便、秸秆为原料的沼气发电,养殖场自用或并入电网,固体粪便生产有机肥,沼渣沼液还田利用。

(2)有机肥深加工项目。通过实施有机肥深加工项目,将大量集中或分散的畜禽粪便加工成有机肥,既有利于保护环境,还可以培肥地力,改善作物品质。建设区域畜禽粪便收集处理站,收集、贮存和堆肥处理10公里范围内中小规模养殖场或散养密集区内畜禽粪便和农作物秸秆,堆肥后就地还田利用或作为有机肥产品参与市场大循环。区域粪便收集处理站建设内容主要包括养殖场(户)粪便暂存池、堆肥车间、有机肥仓库等土建工程以及堆肥搅拌机、粉碎机等设备。

5.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项目。根据种植业、养殖业的现状和特点,优先满足大牲畜等草食畜饲料需要,合理引导炭化还田改土等肥料化利用方式,并推进秸秆的基料化、燃料化利用以及其它综合利用途径。

(1)秸秆饲料。扶持开展秸秆养畜联户示范、规模场示范和秸秆饲料专业化生产示范,重点支持建设秸秆青黄贮窖或工业化生产线,购置秸秆处理机械和加工设备,改造配套基础设施,增强秸秆处理饲用能力,加快推进农作物秸秆饲料化利用。

(2)秸秆炭化还田改土。秸秆炭化还田改土技术,以连续式热解炭化装置对农作物秸秆进行热裂解,产出生物炭和混合气,生物炭还田改土利用,保护和提升耕地质量,热解混合气分离为生物质燃气、焦油和木醋酸后利用。重点支持原料棚、炭化车间、炭成型车间等土建工程建设以及连续式炭化炉、进料系统、炭成型生产线等设备的购置。

(3)秸秆基质。秸秆含有丰富的纤维素和木质素等有机物,是栽培食用菌的重要原料,也可作为水稻、蔬菜育秧和花卉苗木育苗的基质。以秸秆为主要原料,辅以畜禽粪便、养殖废水进行高温好氧发酵,加工生产商品化墓质产品。重点支持秸秆粉碎车间、堆肥车间、包装车间等土建工程建设以及装载机、翻搅机、皮带输送机等设备购置。

(4)秸秆燃料。因地制宜推广“炊事采暖炉+秸秆成型燃料”等燃料模式,以秸秆为主要原料,压缩成块状或颗粒状燃料,并配备专用生物质节能炉具,供农户炊事采暖。重点支持秸秆预处理设备、成型设备、配套设备,以及原料场生产车间、成型燃料储存库等。

六、保障措施

(一)加强组织领导

各乡镇、县农业局及相关部门要充分认识发展种养结合生态循环农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紧扣我县实际,加强组织领导和统等协调,把加快发展种养循环高原特色农业列入重要议事日程,按照职责分工做好相关工作,加强相关部门沟通协调,形成发展种养结合生态循环高原特色农业的强大合力。统筹区域内种养结构优化和种养业废弃物处理及资源化利用工作,整合各类相关资金,发挥资金聚集效应,规范组织项目实施。

(二)保障投入力度

针对不同的建设内容,广泛采取多种投资方式。对于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利用的项目,加大扶持力度。对于有机肥深加工等能够落实产品出售机制的建设项目,在完善特许经营、政府购买等配套措施基础上,通过吸引社会主体参与建设与运营,优先考虑采用“先建后补”方式。

(三)完善建管机制

科学选配技术模式和建设重点,并向社会公开公示。严禁在《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等规定的禁养区域新建、扩建和改建畜禽规模养殖场项目。实行市场主体平等参与、公开比选立项,成熟一批组织实施一批。完善运营管理机制,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专业化生产、市场化运营管理制度,明确管护经费来源,建立网络监控平台,保障工程设施持续运行和长久发挥作用。积极探索政府主导、社会广泛参与的全程监管模式。

(四)完善配套政策

为促进种养业废弃物循环利用示范工程发挥长效作用,优先落实项目建设有关土池、水电等条件。秸秆运输享受绿色通道政策。加大耕地保护与质量提升项目实施力度,重点对农户购买和施用有机肥给予补贴。

(五)推进科技支撑

进一步健全完善农业科技推广服务体系、农业行政执法体系和农技人才与队伍建设体系,推动信息技术与种养循环高原特色农业生产过程、生产管理、农产品流通的各环节相互融合,推进信息进村入户试点和物联网应用示范。积极推广简便实用的种养循环技术,加快科技成果的转化应用。

(六)营造良好氛围

强化政策宣讲、技术业务培训等工作,提高基层和广大农村对种养循环建设重要性和紧迫性的认识,激发改变生活现状的内生动力。通过“以奖代补”等方式鼓励各地引导农民投资投劳参与相关设施建设,积极营造广大农民主动参与工程建设的良好氛围。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